烟和疯子

这家伙真勤快,什么都写了。

替代品[孙策×大乔]

哎嘿第一次发文有些紧张。
cp:孙策×大乔。高亮
如果崩坏不许打我。

  大乔知道她只是个替代品,很久之前便知道。

  刚开始见到他的时候,大乔便被他迷住。

  她知道,这只是家族的联姻,但是对方还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差。

  他的性格爽朗直率,是常年幽居深庭的少女心中的一道光。

  最后,她如愿嫁给了孙策。

  孙策待她很好。

  可是她有一点不明白,为什么她和孙策对视时,从孙策眼里映出来的影儿,似是她,却又不像她。

  大乔把这个疑惑深深地埋在心里。

  直到有一天,孙策喝醉了。

  那一天夜里,孙策喝的伶仃大醉。回到寝室后,他拉着大乔的手,说:

  “当初遇到你时,也是在一个月明星稀的晚上。”

  “当时的你独自坐在沿海的礁石旁,似是在诵乐。”

  “当时的我便知,我已然爱上了你。”

  大乔默不作声,听他讲述着这个自己从未经历过的故事。

  她从不愿意靠近海,唯一的一次,还是她即将嫁入孙家前。

  又何来的一次月下海边邂逅?

  这时的大乔,心中已然明了。

  原来,她只是个替代品。

  一夜无眠。

  此后,并无人提起这件事。孙策大概是忘了,大乔却是不想记起。

  就这样吧。大乔这样想着。他依旧是江东霸主,她也依旧是他的妻子,夜里,他的挑灯人。

  平平淡淡的过了一年,两年,三年,直到一天晚上。

  孙策约她去亭下饮酒,说是预祝狩猎成功,而且有一件大事要对她说。

  她拒绝了。

  在大乔的心中,能算上大事的,也就是他。

  次日,孙策去林中打猎,不幸中箭身亡。

  那一天,大乔在孙策的书房内翻到这样一封信:

  “大乔,不,夫人,请允许我对你说一句‘对不起’,初次见到你时,将你当做她的替代品,。但是,你应该明白的,我爱的只有你。我自知命数已尽,只想最后对你说一句‘我爱你’,既然你还是不愿意原谅我,那也只好这样表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孙策    绝笔”

  她哭了,哭的比任何一次都伤心,比任何一次都要凶。

  我从未怨过你。

  我一直爱着你。

  傻瓜。

评论(1)

热度(13)